木陈非李

芳心纵火犯 社会你霆哥

买买买!!买两本!!打游戏害我!!

飛魚郵票:

《可以》內含車、ABO設定和生子內容,未滿18歲的小朋友請不要購買,也不要請家長協助購買。


預售日期:11/1-11/21


 @南瓜  @爱共永  @电露泡影  @苏苏苏幕遮 @Liz @Ibuprofen  @乔七  @茜xi  @温柔心愿 @白樵月  @茶茶茶  @几米L 


謝謝你們的溫柔,無論是寫了文評,一路留言,或者聆聽我的心情,想要送給你們《小本本》。不好意思不是什麼大禮。


如果願意收下的話,麻煩與客服聯繫。




◊ 《可以》預售地址  ◊



噢!因為我要來不及了!

有什麼疏漏的之後補充😂



终于收到啦!
谢谢我美丽可爱的 @桔小梗 太太

能在开学之前收到觉得十分开心了
但是七夕收到的我还要被塞一嘴的狗粮【不关我四.jpg】

这两个本子都超美的!
新内容我还没看 待我今晚沐浴更衣 再慢慢欣赏

我买的第一个霆峰本就是太太的敢做不敢爱 这就是我们缘分的开始(捂脸.gif)
觉得太太超棒der!

期待太太的新坑
前排表白我桔梗太太!
我是你的迷妹!(青蛇狂舞.gif)

字超美
人超嗲
前排表白我太太 @辣翅鲸

舟渡渡不愧嗲精
这小本本实在太可爱了
要把它捧在手心上
将来还可以带着它fly to everywhere
舟渡渡写给我的话并不想让大噶都看到
万里山河 未来可盼
十分开心了 嘻嘻
@舟渡  @舟渡  @舟渡

《阎罗薨》初宣and印量调查

不买不是人!!至少两本!!

天青色:


封面工事中,该玩意儿仅供参考。


肯定比这个还美!!!!!!!!!!我巨期待了(☆▽☆)标题会做烫金




【刊物信息】


刊名:阎罗薨(可能番外会做别册)


CP:元凌X鬼厉


分级:非全龄


字数:十几二十万+番外几万


尺寸:B5方形(大约188*188)


页数:一两根手指厚


定价:好几杯香飘飘meco


(还没法确定,不过从私人行程的尿性来看,你海哥哥就算是乞讨倒贴钱也会把定价压到最低的)






【预售信息】


时间大约会在七月中上旬,可能是开播日


预售前几名会有珍贵的特典(真的是珍贵)






【斯达夫】


文呢,主要是我写的


感谢 @白杳魚  @疯的yy  @一个路由器的小号 老师们倾情加盟


GAY文是 @烟雨明清 老师的,也许会细说说之前那个撩一半儿的启深and凌厉两家娃娃亲的故事



差点儿忘了再秀一下






印调链接:https://sojump.com/m/15223917.aspx






说完了,怪害羞的,请大家指教

非常感谢泥巴老师了 @肚脐眼四个
我觉得我肯定发货挺早的 就是输在距离太远 毕竟我们一南一北
带着一颗认真的心的不太认真的返图 比个大心心

生日会梗

睡回笼觉的时候梦到霆哥和峰哥了!这么重要的梦差点被我忘了
大意就是说他俩以前一直是地下恋 最近公开啦 峰过生日 开了一个万人生日会 还有生日会后还有他俩的直播
生日会上当然是峰哥为主 霆哥有上台跳舞 一曲舞毕就下去了 到游戏环节霆哥没到的时候峰哥一直左右张望的找他 然后他俩就甜腻腻的一起玩游戏 互相告白 最后霆哥还唱了相依为命 说 这首歌一直是唱给你的 从第一次开始
直播时候的弹幕都被WIFI占领了 狂刷祝幸福一类的话 路人也很看好他们两个
我们终于扬眉吐气啦 他们也终于幸福生活在一起了 归人也等到了
【即便身边世事再毫无道理 我与你亦连在一起 你放不下我 我放不下你 我想确定每日挽着同样的手臂】
【兔颜间发现 这其实是我们一直脑洞(或者说 期待) 我第一次这么完整的梦到 开心到旋转】
【今天是甜的 祝我的两位哥哥端午安康 大家也端午安康】
【不带tag 自产自销】

【清明祭·天下归心】【越苏】汇总(总27篇 待补充)

转存

天下归心:




【清明祭·越苏】




1.《空棺》


作者: @择日流亡 




2.《欢肉颂》


作者: @Duang爆小王纸 




3.《九世》


作者: @鱼七 




4.《师兄》


作者: @馒头说不说 




5.《风和日丽》


作者: @温然 




6.《犹有故人归》


作者: @澹台罹殇 




7.《无题》


作者: @江陵探花 




8.《清明时节》


作者: @舟上寒鸦 




9.《槐安》


作者: @古一懒 




10.《歌两首》(《承君诺》+《且听风吟》)


作者: @文世倾_ 




11.《重来》


作者: @adoration 




12.《说姻缘》


作者: @凉小透cool 




13.《红豆生南国》


作者: @梅李不当真 




14.《朱砂祭》


作者: @凤吟九歌 




15.《不可说》


作者: @妙舞清歌 




16.《天墉又雪》


作者: @试酒-W 




17.《红尘客栈》


作者: @为了看帅哥我来到世上 




18.《旧人语》


作者: @密码忘了刚找回号 




19.《蔷薇记》


作者: @保生娘娘 




20.《朝夕》


作者: @纹一颗星芒在指尖 




21.《君归不枉相思长》


作者: @钟越楼欢 




22.《镜花水月》


作者: @绛珠圆梦 




23.《肉!》


作者: @李吴邪的腿毛 




24.《还乡》


作者: @sevenmiao 




25.《乾坤乱》


 作者:@落梅十六娘 




26.《主宰》


作者: @残石_ 




27.《执手》


作者: @峰一般的女汉子 




28.《喜宴》(上)


作者: @李惊白 








排名不分先后。


鞠躬,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鼓励,感谢每一个为此付出精力的作者,感谢所有文手,无论是已经不在圈内专门回来的,还是始终在圈内爱着他们的,都感谢你们带来的感动。


感谢图片排字以及画手。(微博ID——排字:@七家小楼;画手:@匽一)


再次感谢大家。


希望我们,后会有期。


以上。

真好看!【粗口】

玲玲奈:

踏马的抽烟也配一脸!

镜:

真是老天的恩赐……


相见欢

转存

Lolorisly:

每一个字 都是我想说的 也是...未来我要写的


阿星星!:



陈伟霆 & 李易峰




峰峰生快!












张智尧翘腿坐在小板凳上,刚刚抢了他小电扇的浑小子现在穿着厚重的戏服,在乱七八糟地挥剑。这个天气,树荫下面好乘凉,树荫之外,连蚁群都无心觅食。




他跟工作人员瞎聊,说你别看李易峰,好像不爱笑,他昨天坐在我旁边,趁我睡着,给我扎了个苹果头。指指自己的刘海,说,现在还翘着呢。




小助理捂了嘴,不是吧,峰哥是这样的人。




再然后,陈伟霆风风火火迈了进来,额头上还挂着两颗滢滢的汗,见到桌上一瓶红茶,眼睛都发亮,问张智尧,这是谁的?




张智尧说,屠苏,屠苏的。




陈伟霆二话不说,拧开瓶盖,喝没了一半。




 




来年冬天,很适合拍戏,尤其是民国戏,把小棉袄藏在长衫后面,腹背温暖,又谁也看不出。他们仨结缘,还是一起呆在横店,同一个剧组,除了李易峰,没有什么人还在嘲笑陈伟霆的普通话。这回两个女主角都不像主角,可能只有拍大合照的时候站前头,最像吧。




拍合照的时候,剧组没有正形,就在古朴的大门前坐成一排,背向后挨,懒懒散散。




两个男主角坐在最右边最前排,听着女主角摆布队形,一只耳朵听进去,自然又从另一只里出来了。




摄像机摆好的时候,自动摄像倒计时剩个八秒。李易峰突发奇想,伸出手,比了半个心,推推陈伟霆,他看着眼前,笑得灿烂,大大方方伸手接了另外半个。




 




偶尔,初春的夜里,陈伟霆的小助理敲开李易峰的房门,说,峰哥好啊,我找霆哥。




李易峰嘴里叼着个苹果,坦然说,好啊,等他把第二个削完就来。




小助理悄悄把视线探进去一些,见到陈老板蹲着身,对着旅店里的垃圾桶,认认真真地削苹果皮。




单人床面上,两叠剧本纸闲闲地躺着。




她在走廊等了小会儿,又听见李易峰冲人说,欸,火锅摊开了,等会下去吃嘛。




词最多的宁致远都这么说了,词不多的安逸尘自然不会推辞。




 




跟对方呆久了甚至觉得腻味,天天吃香喝辣,哪能不腻味。




但陈伟霆习惯好,健身器材从南带上北,李易峰问过他,你这么离不开这些家伙?




但只是问问,从前在香港,拍电影没型,唱跳气又不稳,跟着二五仔抽烟解困的日子,他早就听过了。




健身塑形,实在是由外向内地指示自己,没有机会不怪时运,你得自救,自助,自渡。




汗流浃背是很爽的,陈伟霆没讲错,李易峰拿脖子上绕的白毛巾擦一把脸,想道。




 




戏拍完,剪出来,播出来。




还能跟几位主创一起出席一下发布会,唱唱歌,叙叙旧,吃顿饭,大概就是一段友谊的生命周期了。




李易峰倒是没想到,有些友谊不计较周期。




比如陈伟霆打电话请人到祖国南部放假,人先是一愣,问,还有谁?




陈伟霆说,哈?




李易峰说,就咱俩?




是啊。




问出来奇怪也不奇怪。金牛座的男孩子,交朋友难免沉稳保守,跟你玩得开心的时候自然开心,但那一段过去之后,人影四散,想约点什么,又无从开口了。




但跟这位天蝎座朋友,总有很多的不一样。玄学哲学伦理学都理直气壮地分享过,音准体格发型都毫无保留地取笑过。他在未来甚至会对着镜头得意洋洋地挑眉说,李易峰啊,他在我面前很皮的。




既然如此,不用等个三年,早早就该赴约。单枪匹马,赴很多很多场约。




 




他们当然没有一夜爆红,用陈兄弟的话来说,是红了几星期。




而且呢,是一起红的,捆绑销售。




访谈节目里,陈兄弟一边对图片上师兄弟的红嫁衣表示讶异,一边又心无挂碍地给相片里弱气的百里屠苏补了两道嘴角边的血丝。




活色发布会上,李兄弟笑眯眯地绕着红丝带,手背另一边就是他,很多小姑娘在底下大叫,陈伟霆举麦说,我们是明天的头条。




也对,要是跟男同志交朋友,还要千方百计避嫌,那可太难过了。




沾了男一号的光,他这个男四号通告暴增,回香港小天地划水的日子突然不见。




这个时代什么都很快,成名快,无名也快。但李易峰比划说,老哥,不快了,十年过去了,你该飞起来了。




还有,不是沾光,陵越也只有你演得出来。李易峰望着人无从挑剔的侧脸,在心里说。




 




后来他们不再一起出现在镜头前,他们各自出现在红毯上,聚光灯下,舞台中间,一个又一个片场里。




难得的一六年,好心的电视台让他们一起穿蓝校服,在烟火声响起的时候,给最喜欢的人一个拥抱。




当然,在敏锐群众的相机里,他们刚刚才一起出现在火锅席上。




偶有一次,又聚横店,一个深陷九门恩怨,一个卷进道义纠葛。下了夜班,李易峰想,前晚没去成,昨晚没去成,今晚怎么也得去找他。




他并不知道带着保镖助理走进别人的片场多么像黑社会拆场,他唯一记得见到军阀头子的那个夜晚,小雪天,喝到一口陈妈妈亲自熬的汤,幸福得咕噜冒泡。




大概相见是一种执拗。




你想象一下,倘若跟最好的朋友同时地而不得见,会是多么遗憾懊恼的事情啊。




不过他们好像更过分一些,只同时不同地的时候,也想想方设法地同地。




比如一起飞东京,因为心情太好,还要告诉全世界。




 




 




然后是今年。




今年,陵越师兄依然没有等到屠苏师弟。




但李易峰是不用等的。陈伟霆说,连撩都不用撩。




最后一场个唱,唯一一次直播,在唱给那个人的歌以前,陈伟霆对着一班女皇说,祝好兄弟生日快乐,因为要工作,所以去不成生日会了。




很生气。




李易峰根本不用看个中神情,刷个微博就知道了。




你的好兄弟,在他最重要的舞台上,祝你而立之年生日快乐。




不过小动作很多,又是跺脚板又是摸鼻子又是咧嘴笑的。




礼尚往来,你自然要表扬一下这位已经飞起来的老哥啦。




他很努力,也很成功。大家要多给年轻人机会。




你冲着大班粉丝,呃呃呃地讲道。




 




 




你真好啊。




你这么好。




昨日东京,早樱开出一点的街头,我曾张望过你。




我想,在另一个时空里,我早已吻过你千万遍。